3分排列3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3分排列3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8-08 23:21:54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英文名为TikTok的企业,遭遇了美国本届政府亲自施压的一场“强买”,由此在中国舆论场引发激烈讨论。非常重要但通常被忽视的是,参与讨论者的身份、认知,以及由此决定的出发点和立场。任何一场这样的讨论都是主客观相结合的产物,获取客观事实的信息差异,以及更加显著的主观立场差异,进一步加剧了本就内涵丰富的讨论的激烈程度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从这一轮非常具体的博弈出发,TikTok面临的是美国三种不同类型的力量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当美国持有显著的美国中心主义、民族主义色彩的认知时,会带着冷战思维去看待和认识TikTok,最后的实践效果是,任何具有超越这个时代属性的理想化的全球主义认知,都将在博弈中处于非对称的弱势状态:美方会从技术到政治等各层面、各梯次上提出五花八门的要求,还是那种笼罩在“合规性”外衣下的要求;TikTok则一直处于自我辩护,纠正、说明、再纠正、再说明,直到掉入无法说明的被动状态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很显然,在无法掌握全部信息的前提下,任何讨论都可能是建立在特定前提下的假设;同样的,通过这样的讨论,真正的意义在于有效地逼近事实,再通过有效的讨论,进一步促成讨论者的认知,更逼近真相或事实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说到这里,一如之前录制多期视频时的个人心情一样,笔者真心希望事实发展,能证明整体的理论和预判是错误的,对全球主义理想化的认知能够带来美好的结果。但是,当事实其实回归到冷峻的现实主义层面时,希望人们能够勇敢地面对现实,继而在未来避免重复某些原本完全可以避免的失策,最终在现实、而非主观想象中建设一个更加美好的世界。8月8日起,北京消费者又可领取新一轮消费券。北京日报客户端记者从市商务局获悉,新一批280万张北京消费券于8月8日和8月18日分两拨集中发放,其中包括线下餐饮购物券200万张,智能产品消费券80万张。新一批北京消费券加大了优惠力度,将原累计使用350元享受120元优惠,调整为累计使用320元即可享受120元优惠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政治力量在选举季节对政治筹码的需求,决定了在“强买”过程中,会自觉或者不自觉的表现出将收购tiktok作为证明“国家治理能力”的重要证据,通过简单粗暴实施“极限施压”来达成交易的艺术,形象地说,房地产中介商先压价、再交易、最后抽佣金的习惯套路,表现无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Tiktok在短期内陷入眼下的尴尬局面,不去讨论回应策略的话,上述三种力量形成的打压TikTok共识,是至关重要的原因。当然,第一种政治力量希望通过打压的过程得分,至于是否真的彻底消除,或者说打到什么程度,以得分而定;第二种资本力量,作为“强买”的主体,显然希望通过打压来“压价”,尽可能降低成本,提高收益;第三种力量,关注的是“没有TikTok很重要”,目的是接盘TikTok退出之后的市场份额,在物理层面消灭tiktok是第三家的核心诉求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面对面的指导是危险的,”彼得金在接受《早安美国》采访时表示,他通常指导50到70名学生。学生不能通过戴口罩或面罩来有效阻止病毒的传播,也不能演奏某些乐器或在合唱课上唱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任何一场诸如此类的讨论,都是有立场的。在当今世界,可以将这些立场粗略区分为国别的和非国别的。国别的立场与特定的主权国家以及主权国家谋求的利益紧密结合,非国别的立场则建立在这种假设的基础上,即整个世界并不存在主权国家的区隔,进而应超越主权国家的立场,用对资本、收益等相对中性的思考,取代低于资本、收益分布于不同主权国家之间的认识和理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种认知当然是主观的,对美国来说,认定TikTok是否为一家中国企业,从来不是根据技术性标准,而是简单粗暴的根据创始人国籍、公司发展历程,母公司与子公司之间的渊源等要素,坚持TikTok是一家中国公司的判定。在此基础上,遵循“中国=威胁”的认知框架,将TikTok判定为威胁,原因就是,他们非常清楚地认定,只要TikTok的创始人是中国人,母公司在中国,TikTok就“有可能”处于中国政府法律的管辖之下,那就是一种“威胁”。